日常颓废的瑜

文笔不好来画点破画😂,感谢之前浏览的小仙女呐💗

表情包,下次画老爷的✌不知道画质如何😂

过分偏执下章发不了😂谢谢有小仙女们看呐,这是我码字的动力💗链接走评论

过分偏执【ABO世界观】

死要面子活受罪自尊心超级强的傲娇beam×嗅觉灵敏观察细腻的霸气forth
前言:小学生文笔开车就怂不嫌弃的话凑合看看吧😂更新超慢的...

“Beam,你是个omega?”
“我看错你了Beam,我一直以为你是一个aphla!”
“我到底是怎么和你待下去的?骗子!”
“不,不对,我不是懦弱的omega!我是aphla啊!”他竭力地吼着,却不想投来的是他人更加异样的眼光。
“你觉得你很了不起吗?可以瞒天过海?”Pha的语气冰冷“承认你是o不就好了?”
“Beam,没想到你一直都在欺骗我们!”Kit复杂地看着他。
“没有!Kit!Pha!你们相信我!相信我!”
“你是个骗子。”
“你没有资格待在狂野医生帮里。”
“你走吧!”
“我们不和骗子待在一起。”
“你们相信我!不要走啊!别离开我!”
“别离开我!”Beam一个激灵从床上起来,发现时已经是满脸泪痕,他被这个噩梦折磨很久了。他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做这样的噩梦,这源于自己内心的那份偏执与过强的自尊,beam本应该是完美的。他现在根本不敢想象自己未来有一天被拆穿后的落魄,这噩梦无疑是放大了他内心深处的恐惧。
“我到底,还可以掩盖多久呢?”
  虽然beam知道不能疲劳驾驶,但是在开车时困意袭来绝对是因为那个噩梦!为了掩盖自己身上信息素的气味,他选择去注射aphla的信息素,发情期时也总是会备上抑制剂。伪装了那么多年,没有理由会说被发现就被发现,他觉得自己一直担心一个不存在的梦真的很可笑,可是这梦又那么真实。
  “不对,我应该活在当下!”这种时候找个妹子缓解缓解也没有什么不好。说干就干,beam果断加速开向了酒吧。

“fan,有空吗?”他搭上了女beta的肩膀,同时露出自己最自信也最魅惑的笑容。
“beam约我,我当然会有空。”fan回了beam一个微笑,她看上去甜美可人。
他们一路走着,边说边笑。

“砰。”正路过一条巷子,里面在打架,撞击声,求救声,呼喊声。并且从里面隐隐传来的属于aphla压迫的信息素和血腥味让路过的beam想要拉着fan赶紧离开。这里面可没什么好人!
“是他吗?”
“肯定是。”
在两声低语后从里面冲出一个黑影,猛地给了beam一拳。突如其来的重击把beam打的有点懵,也让一旁的妹子莫名其妙。当她回过神似乎明白了什么的时候,尖叫着逃跑了。
“靠!”到底是谁影响他beam撩妹,还打了自己一拳,痛死了。
“小子!你是forth的帮手吧!forth呢!”他终于看清楚了,那个攻击他的黑影是一位彪形大汉,脸上还有血迹,看来是刚刚在黑巷里打架溅到的。
“forth?那个妨碍他老铁pha追yo的情敌?exm???”自己本来就对他没有什么好印象,现在还牵连到他,对于forth,他更加厌恶了。
“抱歉我不是他的什么帮手,相反,我讨厌他。倒是你,莫名其妙的来揍了我一拳。”
听着beam一字一句的表明,这个显然彪汉没有想要放过他的想法,他已经没有什么理智了“哦?是吗 ”说着就直接朝beam的脸再次抡了过去,“你觉得我会相信你吗?”他分泌出的信息素压迫感更是强烈。
beam本身是个omega,对于aphla他没有抵抗力,他害怕自己会在这种充满aphla信息素情况下发情,这样他就会暴露,噩梦可能也会成为现实。“shit!就算是拼死也要赌一把了!”beam和他几乎是同时向对方揍去,他要赶紧离开这让他身体燥热的地方
“嘶!”beam脸上又被他打了一拳,对方虽然也被打到了,但beam的力气和他比起来还是小了些,再加上经常性打架练就的速度,可以说beam只是一个沙包。“你对于我来说太弱了!”
这一刻他怔住了。“太弱了。”“太弱了!”他最讨厌听见别人讽刺他,应该说是听不得。从小就是在优越领域成长的beam,从未听过别人说出什么对自己能力质疑的话。
这下他真的生气了。
beam直接冲上去,要和他再来一回,这次堵上的是尊严!而大汉看他主动朝自己冲过了,也不甘示弱地揍过去,却被赶来的forth喝止住了“laoag,你要对他干什么!”“呵,你终于来了,我还以为你只会躲在帮手后面。”
“凭你对我forth的认识,你觉得我会弱到找什么帮手吗?现在,离开beam!你的对手是我!”
也许是看见了forth,laoag瞬间失去了对beam的兴趣“你说的也是,况且他对于我来说太弱了!根本不够我们打”边说着,径直朝forth走了过去,“你才够具有挑战性!”说着挥了挥手,从黑巷里面走出了一群早已等待多时的aphla和beta。
“来吧!”
beam看见对方变多的人数,觉得不适宜自己待下去,想要赶紧离开。可是forth呢?他这好歹也算救了自己,总不能让他一个人打一群吧?可自己若上去帮忙,如果突然发情,说不定还会拖累forth,可如果不帮的话......他觉得自己的脑袋快炸了!
“我到底要不要帮他啊!”